消渴病諸候(凡八論)

一、消渴候

夫消渴者,渴不止,小便多是也。由少服五石諸丸散,積經年歲,石勢結于腎中,使人下焦虛熱。及至年衰,血氣減少,不複能制于石。石勢獨盛,則腎爲之燥,故引水而不小便也。其病變多發癰疽,此坐熱氣,留于經絡不引,血氣壅澀,故成癰膿。

診其脈,數大者生,細小浮者死。又沉小者生,實牢大者死。

有病口甘者,名爲何,何以得之。此五氣之溢也,名曰脾瘅。夫五味入于口,藏于胃,脾爲之行其精氣。溢在脾,令人口甘,此肥美之所發。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,肥者令人內熱,甘者令人中滿,故其氣上溢,轉爲消渴。

厥陰之病,消渴重,心中疼,饑而不欲食,甚則欲吐蛔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法》雲∶人睡臥,勿張口,久成消渴及失血色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赤松子雲∶臥,閉目不息十二通,治飲食不消。

法雲∶解衣 臥,伸腰 少腹,五息止。引腎氣,去消渴,利陰陽。解衣者,無使挂礙。 臥者,無外想,使氣易行。伸腰者,使腎無逼蹙。 者,大努使氣滿小腹者,即攝腹牽氣使上,息即爲之。引腎者,引水來咽喉,潤上部,去消渴枯槁病。利陰陽者,饒氣力也。此中數虛,要與時節而爲避,初食後,大饑時,此二時不得導引,傷人。

亦避惡日,時節不和時亦避。導已,先行一百二十步,多者千步,然後食之。法不使大冷大熱,五味調和。陳穢宿食,蟲蠍余殘,不得食。少眇著口中,數嚼少湍咽。食已,亦勿眠。

此名谷藥,並與氣和,即真良藥。

二、渴病候

五髒六腑,皆有津液。若髒腑因虛實而生熱者,熱氣在內,則津液竭少,故渴也。夫渴數飲,其人必眩,背寒而嘔者,因利虛故也。

診其脈,心脈滑甚爲善渴。其久病變,或發癰疽,或成水疾。

三、大渴後虛乏候

夫人渴病者,皆由髒腑不和,經絡虛竭所爲。故病雖瘥,血氣未複,仍虛乏也。

四、渴利候

渴利者,隨飲小便故也。由少時服乳石,石熱盛時,房室過度,致令腎氣虛耗,下焦生熱,熱則腎燥,燥則渴,然腎虛又不得傳制水液,故隨飲小便。以其病變,多發癰疽。以其內熱,小便利故也,小便利則津液竭,津液竭則經絡澀,經絡澀則榮衛不行,榮衛不行,則熱氣留滯,故成癰疽膿。

五、渴利後損候

夫渴利病後,榮衛虛損,髒腑之氣未和,故須各宣暢也。

六、渴利後發瘡候

渴利之病,隨飲小便也。此謂服石藥之人,房室過度,腎氣虛耗故也。下焦生熱,熱則腎燥,腎燥則渴。然腎虛又不能制水,故小便利。其渴利雖瘥,熱猶未盡,發于皮膚,皮膚先有風濕,濕熱相搏,所以生瘡。

七、渴利候

內消病者,不渴而小便多是也。由少服五石,石熱結于腎,內熱之所作也。所以服石之人,小便利者,石性歸腎,腎得石則實,實則消水漿,故利。利多不得潤養五髒,髒衰則生諸病。由腎盛之時,不惜其氣,恣意快情,致使虛耗,石熱孤盛,則作消利,故不渴而小便

八、強中候

強中病者,莖長興盛不痿,精液自出是也。由少服五石,五石熱住于腎中,下焦虛熱,少壯之時,血氣尚豐,能制于五石,及至年衰,血氣減少,腎虛不複能制精液。若精液竭,則諸病生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