腰背病諸候(凡十論)

一、腰痛候

腎主腰腳。腎經虛損,風冷乘之,故腰痛也。又,邪客于足太陰之絡,令人腰痛引少腹,不可以仰息。

診其尺脈沉,主腰背痛。寸口脈弱,腰背痛。尺寸俱浮,直上直下,此爲督脈腰強痛。

凡腰痛有五∶一曰少陰,少陰申也,七月萬物陽氣傷,是以腰痛。二曰風痹,風寒著腰,是以痛。三曰腎虛,役用傷腎,是以痛。四曰 腰,墜墮傷腰,是以痛。五曰寢臥濕地,是以痛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飯了勿即臥,久成氣病,令腰疼痛。

又曰∶大便勿強努,令人腰疼目澀。

又雲∶笑多,即腎轉腰痛。

又雲∶人汗次,勿企床懸腳,久成血痹,兩足重及腰痛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一手向上極勢,手掌四方轉回,一手向下努之,合手掌努指,側身欹形,轉身向似看,手掌向上,心氣向下,散適,知氣下緣上,始極勢,左右上下四七亦然。去膊井、肋、腰脊痛悶。

又雲∶互跪,長伸兩手,拓席向前,待腰脊須轉,遍身骨解氣散,長引腰極勢,然始卻跪使急,如似脊內冷氣出許,令臂膊痛,痛欲似悶痛,還坐,來去二七。去五髒不和、背痛悶。

又雲∶凡人常覺脊強,不問時節,縮咽膊內,仰面努搏井向上也。頭左右兩向挪之,左右三七,一住,待血行氣動定,然始更用,初緩後急,不得先急後緩。若無病患,常欲得旦起、午時、日沒三辰如用,辰別三七。除寒熱,脊、腰、頸痛。

又雲∶長舒兩足,足指努向上,兩手長舒,手掌相向,手指直舒,仰頭努脊,一時極勢,滿三通。動足相去一尺,手不移處,手掌向外七通。更動足二尺,手向下拓席,極勢,三通。去遍身內筋脈虛勞,骨髓痛悶。長舒兩足,向身角上,兩手捉兩足指急搦,心不用力,心氣並在足下,手足一時努縱,極勢三七。去 、臂、腰疼、解溪蹙氣、日日漸損。

又雲∶凡學將息人,先須正坐,並膝頭足,初坐,先足指指向對,足跟外扒,坐上少欲安穩,須兩足跟向內相對,坐上,足指外扒,覺悶痛,漸漸舉身似款便,坐坐上,待共兩坐相似,不痛,始雙豎足跟向上,坐上足指並反而向外,每坐常學。去膀胱內冷,面冷風、膝冷、足疼、上氣、腰痛,盡自消適也。

二、腰痛不得俯仰候

腎主腰腳,而三陰三陽、十二經、八脈,有貫腎絡于腰脊者。勞損于腎,動傷經絡,又爲風冷所侵,血氣擊搏,故腰痛也。陽病者,不能俯;陰病者,不能仰,陰陽俱受邪氣者,故令腰痛而不能俯仰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伸兩腳,兩手指著足五指上。愈腰折不能低著,唾血、久疼愈又雲∶長伸兩腳,以兩手捉足五指七通。愈折腰不能低仰也。

三、風濕腰痛候

勞傷腎氣,經絡既虛,或因臥濕當風,而風濕乘虛搏于腎經,與血氣相擊而腰痛,故雲風濕腰痛。

四、卒腰痛候

夫勞傷之人,腎氣虛損,而腎主腰腳,其經貫腎絡脊,風邪乘虛卒入腎經,故卒然而患腰痛。

五、久腰痛候

夫腰痛,皆由傷腎氣所爲。腎虛受于風邪,風邪停積于腎經,與血氣相擊,久而不散,故久腰痛。

六、腎著腰痛候

腎主腰腳,腎經虛則受風冷,內有積水,風水相搏,浸積于腎,腎氣內著,不能宣通,故令腰痛。其病狀,身重腰冷,腹重如帶五千錢,如坐于水,形狀如水,不渴,小便自利,飲食如故。久久變爲水病,腎濕故也。

七、腰候

腰者,謂卒然傷損于腰而致痛也。此由損血搏于背脊所爲,久不已,令人氣息乏少,面無顔色,損腎故也。

八、腰腳疼痛候

腎氣不足,受風邪之所爲也。勞傷則腎虛,虛則受于風冷,風冷與真氣交爭,故腰腳疼

九、背偻候

肝主筋而藏血。血爲陰,氣爲陽。陽氣,精則養神,柔則養筋。陰陽和同,則氣血調適,共相榮養也,邪不能傷。若虛則受風,風寒搏于脊膂之筋,冷則攣急,故令背偻。

十、脅痛候

邪客于足少陽之絡,令人脅痛,咳,汗出。陰氣擊于肝,寒氣客于脈中,則血泣脈急,引脅與小腹。

診其脈弦而急,脅下如刀剌,狀如飛屍,至困不死。左手脈大,右手脈小,病右脅下痛。寸口脈雙弦,則脅下拘急,其人澀澀而寒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卒左脅痛,念肝爲青龍,左目中魂神,將五營兵千乘萬騎、從甲寅直符吏,入右脅下取病去。

又雲∶右脅痛,念肺爲白虎,右目中魄神,將五營兵千乘萬騎,從甲申、直符吏,入右脅下取病去。

脅側臥,伸臂直腳,以鼻納氣,以口出之,除脅皮膚痛,七息止。

又雲∶端坐伸腰,右顧視目,口納氣,咽之三十。除左脅痛,開目。

又雲∶舉手交項上,相握自極。治脅下痛。坐地,交兩手著不周遍握,當挽。久行,實身如金剛,令息調長,如風雲,如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