婦人雜病諸候三(凡四十論)

五十二、月水不利無子候

月水不利而無子者,由風寒邪氣客于經血,則令月水痞澀,血結子髒,陰陽之氣不能施化,所以無子也。

五十三、月水不通無子候

月水不通而無子者,由風寒邪氣客于經血。夫血得溫則宣流,得寒則凝結,故月水不通。冷熱血結,搏子髒而成病,致陰陽之氣不調和,月水不通而無子也。

月水久不通,非止令無子,血結聚不消,則變爲血瘕;經久盤結成塊,亦作血症。血水相並,津液壅澀,脾胃衰弱者,水氣流溢,變爲水腫。如此難可複治,多致斃人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少時,若新産後,急帶舉重,子陰挺出或傾邪,月水不瀉,陰中激痛,下塞,令人無子。

五十四、子髒冷無子候

子髒冷無子者,由將攝失宜,飲食不節,乘風取冷,或勞傷過度,致風冷之氣乘其經血,結于子髒,子髒則冷,故無子。

五十五、帶下無子候

帶下無子者,由勞傷于經血,經血受風邪則成帶下。帶下之病,白沃與血相兼帶而下也。病在子髒,胞內受邪,故令無子也。

診其右手關後尺中脈,浮爲陽,陽絕者,無子戶脈也。苦足逆冷,帶下故也。

五十六、結積無子候

五髒之氣積,名曰積。髒積之生,皆因飲食不節,當風取冷過度。其子髒勞傷者,積氣結搏于子髒,致陰陽血氣不調和,故病結積而無子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月水未絕,以合陰陽,精氣入內,令月水不節,內生積聚,令絕子,不複産乳。

五十七、數失子候

婦人數失子者,或由乖陰陽之理,或由觸犯禁忌,既産之後,而數失兒,乃非腑髒生病,故可以方術防斷之也。

五十八、腹滿少氣候

腹滿少氣者,由髒虛而觸風冷,風冷搏于血氣,故腹滿。腹滿則氣壅在內,而呼吸不足,常如少氣之狀,故雲少氣腹滿也。

五十九、胸脅脹滿候

胸脅脹滿者,由勞傷體虛,而風冷之氣乘之,客于髒腑腸胃之間,搏于血氣,血氣壅之不宣。氣得冷則逆,與血飲相搏,上搶胸脅,所以令胸脅脹滿也。

六十、客熱候

人血氣有陰陽,髒腑有虛實。實則生熱,虛則受寒,互相乘加,此人身內陰陽冷熱自相乘也。此雲客熱者,是體虛而將溫過度,外熱加之,非腑髒自生,故雲客熱也。其狀,上焦胸膈之間虛熱,口燥,或手足煩熱,腸胃之內無實熱也。

六十一、煩滿候

煩滿者,由體虛受邪,使氣血相搏而氣逆,上乘于心胸,氣痞不宣,故令煩滿。煩滿者,心煩、胸間氣滿急也。

六十二、身體卒痛候

身體卒痛者,由勞動血氣而體虛,受于風冷,客其經絡。邪氣與正氣交擊于肌肉之間,故身體卒痛也。

六十三、左脅痛如刀刺候

左脅偏痛者,由經絡偏虛,受風邪故也。人之經絡,循環于身,左右表裏皆周遍。若氣血調和,不生虛實,邪不能傷;偏虛者,偏受風邪。今此左脅痛者,左邊偏受病也。但風邪在于經絡,與血氣相乘,交爭沖擊,故痛發如刀刺。

六十四、痰候

痰者,由水飲停積在胸膈所成。人皆有痰,少者不能爲害,多則成患。但胸膈飲漬于五髒,則變令眼痛,亦令目眩頭痛也。

六十五、嗽候

嗽者,肺傷微寒故也。寒之傷人,先傷肺者,肺主氣,候皮毛,故寒客皮毛,先傷肺也。其或寒微者,則咳嗽也。

六十六、咽中如炙肉脔候

咽中如炙肉脔者,此是胸膈痰結,與氣相搏,逆上咽喉之間,結聚,狀如炙肉之脔也。

六十七、喉痛候

喉痛者,風熱毒客于其間故也。十二經脈,有循頰喉者;五髒在內,而經脈循于外。髒氣虛,則經絡受邪;邪氣搏于髒氣,則生熱;熱乘其脈,熱搏咽喉,故令喉痛也。

六十八、瘿候

瘿病者,是氣結所成。其狀,頸下及皮寬 然,憂恚思慮,動于腎氣,腎氣逆,結宕所生。又,諸山州縣人,飲沙水多者,沙搏于氣,結頸下,亦成瘿也。

六十九、吐血候

吐血者,皆由傷損腑髒所爲。夫血外行經絡,內榮腑髒。若傷損經絡,髒腑則虛,血行失其常理,氣逆者,吐血。又,怒則氣逆,甚則嘔血。然憂思驚怒,內傷腑髒,氣逆上者,皆吐血也。

七十、口舌出血候

口舌出血者,心脾傷損故也。脾氣通于口,心氣通于舌,而心主血脈,血榮于髒腑,通于經絡。若勞損髒腑,傷動經脈,隨其所傷之經虛者,血則妄行。然口舌出血,心脾二髒之

七十一、汗血候

汗血者,肝心二髒虛故也。肝藏血,而心主血脈,心之液爲汗。肝是木,心是火,母子也。血之行,內在腑髒,外通經絡。勞傷肝心,其血脈虛者,隨液發爲汗而出也。

七十二、金瘡敗壞候

婦人金瘡未瘥而交會,動于血氣,故令瘡敗壞。

七十三、耳聾候

耳聾者,風冷傷于腎。腎氣通于耳,勞傷腎氣,風冷客之,邪與正氣相搏,使經氣不通

七十四、耳聾風腫候

耳聾風腫者,風邪搏于腎氣故也。腎氣通于耳,邪搏其經,血氣壅澀,不得宣發,故結

七十五、眼赤候

眼 赤者,風冷客于 間,與血氣相搏,而淚液乘之,挾熱者則令 赤。

七十六、風眩鼻塞候

風眩而鼻塞者,風邪乘腑髒,入于腦也。五髒六腑之精氣,皆上注于目,血與氣並屬于腦。體虛爲風邪入腦,則引目,目系急,故令頭眩。而腑髒皆受氣于肺,肺主氣,外候在鼻,風邪入腦,又搏肺氣,故頭眩而鼻塞。

七十七、鼻衄候

鼻衄者,由傷動血氣所爲。五髒皆禀血氣,血氣和調,則循環經絡,不澀不散。若勞傷損動,因而生熱,氣逆流溢入鼻者,則成鼻衄也。

七十八、面黑候

面黑 者,或髒腑有痰飲,或皮膚受風邪,皆令血氣不調,致生黑 。五髒六腑,十二經血,皆上于面。夫血之行,俱榮表裏。人或痰飲漬髒,或腠理受風,致血氣不和,或澀或濁,不能榮于皮膚,故變生黑 。若皮膚受風,外治則瘥,腑髒有飲,內療方

七十九、面黑子候

面黑子者,風邪搏血氣,變化所生。夫人血氣充盛,則皮膚潤悅。若虛損,疵點變生。

黑子者,是風邪變其血氣所生。若生而有之者,非藥可治也。

八十、蛇皮候

蛇皮者,由風邪客于腠理也。人腠理受于風則閉密,使血氣澀濁,不能榮潤,皮膚斑剝。其狀如蛇鱗,世呼蛇體也,亦謂之蛇皮也。

八十一、手逆胪候

手逆胪者,經脈受風邪,血氣痞澀也。十二經筋脈,有起手指者,其經虛,風邪客之,使血氣痞澀,皮胪枯剝逆起,謂之逆胪。

八十二、白禿候

頭瘡有蟲,痂白而發禿落,謂之白禿。雲是人腹內九蟲內蛲蟲,值血氣虛發動所作也。

八十三、耳後附骨癰候

附骨癰,是風寒搏血脈入深,近附于骨也。十二經之筋脈,有絡耳後完骨者,虛則風寒客之,寒氣折血,血痞澀不通,深附于骨而成癰也。其狀,無頭但腫痛。

八十四、腫滿水氣候

水病,由體虛受風濕,入皮膚,搏津液,津液痞澀,壅滯在內不消,而流溢皮膚。所以然者,腎主水,與膀胱合,膀胱爲津液之府,津液不消,則水停蓄。其外候,目下如臥蠶,頸邊人迎脈動甚也。脾爲土,主克水,而脾候肌肉。腎水停積,脾土衰微,不能消,令水氣流溢,浸漬皮膚而腫滿。

八十五、血分候

血分病者,是經血先斷,而後成水病。以其月水壅澀不通,經血分而爲水,故曰血分。

婦人月經通流,流則水血消化,若風寒搏于經脈,血結不通,血水而蓄積,成水腫病。

八十六、卒腫候

夫腫,或風冷,或水氣,或熱毒。此卒腫,由腠理虛而風冷搏于血氣,壅結不宣,故卒然而腫。其狀,但結腫而不熱是也。

八十七、赤流腫候

赤流腫者,由體虛腠理開,而風熱之氣客之,風熱與血氣相搏,挾熱毒。其狀,腫起色赤,隨氣流沖移易,故雲流腫。

八十八、瘀血候

此或月經痞澀不通,或産後余穢未盡,因而乘風取涼,爲風冷所乘,血得冷則結成瘀也。血瘀在內,則時時體熱面黃,瘀久不消,則變成積聚 瘕也。

八十九、傷寒候

此謂人觸冒于寒氣而成病。冬時嚴寒,攝衛周密者,則寒不能傷人。若卒苦勞役,汗出觸冒寒氣,即發成病,謂之傷寒也。其輕者,微咳嗽鼻塞,啬啬小寒,吸吸微熱,數日而歇。重者,頭痛體疼,惡寒壯熱。而膏腴之人,肌膚脆弱,雖不大觸冒,其居處小有失宜,則易傷于寒也。自有四時節內,忽有暴寒,傷于人成病者,亦名傷寒,謂之時行傷寒,非觸冒所致,言此時通行此氣,故爲時行也。

九十、時氣候

此謂四時之間,忽有非節之氣,傷人而成病也。如春時應暖而反寒,夏時應熱而反冷,秋時應涼而反熱,冬時應寒而反溫。言此四時通行此氣,一氣之至,無問少長,病皆相似,故名爲時氣也。但言其病,若風寒所傷則輕,狀猶如傷寒,小頭痛,壯熱也。若挾毒厲之氣則重,壯熱煩毒,或心腹脹滿,多死也。

九十一、瘧候

夫瘧病者,由夏傷于暑,客在皮膚,至秋因勞動血氣,腠理虛而風邪乘之,動前暑熱,正邪相擊,陰陽交爭,陽盛則熱,陰盛則寒,陰陽更虛更盛,故發寒熱;陰陽相離,則寒熱俱歇。若邪動氣至,交爭複發,故瘧休作有時。

其發時節漸晏者,此由邪客于風府,循膂而下,衛氣一日一夜常大會于風府,其明日日下一節,故其作日晏。其發日早者,衛氣之行風府,日下一節,二十一日下至尾 ,二十二日入脊內,上注于伏沖之脈,其氣上行九日,出于缺盆之內,其氣既上,故其病發更早。

其間日發者,由邪氣內薄五髒,橫連募原,其道遠,其氣深,其行遲,不能日作,故間日蓄積乃發。

凡病瘧多渴引飲,飲不消,乃變爲癖。大腸虛引飲,水入腸胃,則變爲利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