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毒病諸候(凡十四論)

一、蜂螫候

蜂類甚多,而方家不具顯其名。唯地中大土蜂最有毒,一螫中人,便即倒悶,舉體洪腫。諸藥治之,皆不能卒止。舊方都無其法。雖然,不肯殺人。有禁術封唾,亦微效。又有瓠HT蜂,抑亦其次。余者猶瘥。

二、蠍螫候

此蟲五月、六月毒最盛。雲有八節、九節者彌甚。螫人,毒勢流行,多至牽引四肢皆痛,過一周時始定。

三、虿螫候

陶隱居雲∶虿蟲,方家亦不能的辯正,雲是 蜒子,或雲是小烏蟲,尾有兩歧者。然皆恐非也,疑即是蠍。蠍尾歧而曲上,故《周詩》雲∶彼都人士,拳發如虿。

四、蜈蚣螫候

此則百足蟲也。雖複有毒,而不甚螫人。人誤觸之者,故時有中其毒。

五、蜞蜍著人候

江東及嶺南,無處不有蜞、蜍。蜞、蜍乃是兩種物。蜞者,在草裏,名爲山蜞;在水裏,名馬蜞。皆長四五寸許,黑色,身滑。人行涉山水,即著人肉,不甚痛而癢,兩頭皆能嗍人血,血滿腹,便自脫地。無甚毒害。

蜍者,無不背作文理,粗澀,多著龜、螺殼上。若著人肉,即于肉裏生子,乃至十數枚,經日便腫癢,隱轸起,久久亦成瘡 。

六、石蛭螫人候

山中草木及路上、石上,石蛭著人,則穿齧肌皮,行人肉中,浸淫起瘡。灸斷其道則愈。凡行山草之中,常以膏和鹽塗足胫,則蛭不得著人。

七、蠶齧候

蠶既是人養之物,性非毒害之蟲,然時有齧人者,乃令人憎寒壯熱,經時不瘥,亦有因此而致斃。斯乃一時之怪異,救解之方愈。

八、甘鼠齧候

此即鼷鼠也,形小而口尖,多食傷牛馬,不甚痛。雲其口甜,故名甘鼠。時有齧人者。

九、諸魚傷人候

魚類甚多,其 、 鲐之徒, 骨、芒刺有毒,傷人則腫痛。

十、惡HT齧候

惡HT ,一名滿,大如毒蜱,似蝗無尾,前有兩角。觸後則傍後,觸前則卻行。生于樹皮內及屋壁間,又喜在紙書內。圓似榆莢,其色赤黑,背橫理。二月生,十月蟄。螫人唯以三時,五月、六月、七月尤毒。初如 狀,中央紫黑,大如粟粒,四傍微腫, 色赤,或有青色者。癢,喜搔之。若飲酒、房室,近不過八九日,遠不過十余日,爛潰爲膿汁,亦

十一、狐尿刺候

雲是野狐尿棘刺頭,有人犯之者,則多中于人手指、足指,腫痛 熱。有端居不出而著此毒者,則不必是狐尿刺也,蓋惡毒瓦斯耳。故方亦雲惡刺毒者也。

十二、蚝蟲螫候

此則樹上蚝蟲耳。以其毛刺能螫人,故名蚝蟲。此毒蓋輕,不至深斃,然亦甚痛,螫處作轸起者是也。

十三、蠼尿候

蠼 蟲,雲能尿人影,即令所尿之處,慘痛如芒刺,亦如蚝蟲所螫,然後起細 瘰,作聚如茱萸子狀。其 瘰遍赤,中央有白膿如粟粒,亦令人皮肉拘急,惡寒壯熱。極者連起,多著腰脅及胸,若繞腰匝遍者,重也。

十四、入井冢墓毒瓦斯候

凡古井、冢及深坑阱中,多有毒瓦斯,不可辄入,五月、六月間最甚,以其郁氣盛故也。

若事辄必須入者,先下雞、鴨毛試之,若毛旋轉不下,即是有毒,便不可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