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諸候(凡三十五論)

一、諸候

諸 者,謂 病初發之由不同,至于 成,形狀亦異。有以一方而治之者,故名諸 ,非是諸病共成一 也。而方說九 者,是野狼 、鼠 、蝼蛄 、蜂 、蚍蜉 、蛴螬 、浮疽、瘰 、轉脈 ,此頸之九 也。

野狼 者,年少之時,不自謹慎,或大怒,氣上不下之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于頸項,有根,出缺盆,上轉連耳本。其根在肝。

鼠 者,飲食之時有擇,蟲蛆毒變化所生也。使人寒熱。其根在肺。

蝼蛄 者,食果 子,不避有蟲,即便啖之,外絕于綱,內絕于腸,有毒不去,變化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于頸上,狀如蝸形,瘾胗而出也。其根在大腸。

蜂 者,食飲勞倦,渴乏多飲流水,即得蜂毒不去,變化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其根在頸,曆曆三四處,俱腫,以潰生瘡,狀如癰形,瘥而複移。其根在脾。

蚍蜉 者,因寒,腹中胪脹,所得寒毒不去,變化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其頸項,使人壯熱若傷寒,有似疥癬,婁婁孔出。其根在肺。

蛴螬 者,恐懼、愁憂、思慮,哭泣不止,余毒變化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其頸項,無頭尾,如棗核,或移動皮中,使人寒熱心滿。其根在心。

浮疽 者,因恚結馳思,往反變化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于頸,亦在掖下,如兩指,無頭尾,使人寒熱,欲嘔吐。其根在膽。

瘰 者,因強力入水,坐濕地,或新沐浴,汗入頭中,流在頸上之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其頸項,恒有膿,使人寒熱。其根在腎。

轉脈 者,因飲酒大醉,夜臥不安,驚,欲嘔,轉側失枕之所生也。始發之時,在其頸項,濯濯脈轉,身如振,使人寒熱。其根在小腸。

複有三十六種 ,方不可次第顯其名,而有蜣螂、蚯蚓等諸 ,非九 之名,此即應是三十六種 之數也。但 病之生,或因寒暑不調,故血氣壅結所作;或由飲食乖節,野狼鼠之精,入于腑髒,毒流經脈,變化而生。皆有使血脈結聚,寒熱相交,久則成膿而潰漏也。其生身體皮肉者,亦有始結腫,與石癰相似。所可異者,其腫之中,按之累累有數脈,喜發于頸邊,或兩邊俱起,便是 證也。亦發兩掖下,及兩颞 間。初作喜不痛不熱,若失時治,即生寒熱也。

所發之處,而有輕重;重者有兩種∶一則發口上HT ,有結核,大小無定。或如桃李大,此蟲之窠窟,止在其中。二則發口之下,無有結核,而穿潰成瘡。又,蟲毒之居,或腑髒無定,故 發身體,亦有數處,其相應通者多死。其 形狀、起發之由,今辯于後章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六月勿食自落地五果,經宿蚍蜉、蝼蛄、蜣螂遊上,喜爲九 。

又雲∶十二月勿食狗、鼠殘肉,生瘡及 ,出頸項及口裏,或生咽內。

二、鼠候

鼠 者,由飲食不擇,蟲蛆毒變化,入腑髒,出于脈,稽留脈內而不去,使人寒熱。

其根在肺。出于頸掖之間。其浮于脈中,而未內著于肌肉,而外爲膿血者,易去也。

決其生死者,反其目視之,其中有赤脈,從上下貫瞳子,見一脈,一歲死;見一脈半,一歲半死;見二脈,二歲死;見二脈半,二歲半死;見三脈,三歲死。赤脈而不下貫瞳子,《養生方》雲∶正月勿食鼠殘食,作鼠 ,發于頸項;或毒入腹,下血不止;或口生瘡

三、蜂候

蜂 者,由飲食勞倦,渴乏多飲流水,即得蜂毒,流入于髒。其根在脾。出發于頸項,曆曆三四處,或累累四五處蜂台,或發胸前俱腫,以潰生瘡,狀如癰形,瘥而複移。

四、蟻候

蟻 者,由飲食有蟻精氣,毒入于五髒,流出經絡,多著頸項,戢戢然小腫核細,乃遍

五、蚍蜉候

蚍蜉 者,由飲食內有蚍蜉毒瓦斯,入于髒,流于經脈,使身寒似傷寒,腹虛胪脹。其根在肺。發于頸項,如疥癬,婁婁孔出。初生癢,搔之生痕。不治,一百日生蚍蜉 。

六、蠅候

此由飲食內有蠅窠子,因誤食之,入于腸胃,流注入血脈,變化生 。發于頸下,初生癢,幣幣如蠅窠子狀,使人寒熱,久,其中化生蠅也。

七、蝼蛄候

蝼蛄 者,由食果 子,不避有蟲,即便啖之,有蟲氣入于腹內,外發于頸。

其根在大腸。初生之時,其狀如風矢,亦如蝸形,瘾胗而癢,搔之則引大如四寸。更其中生道,乃有數十;中生蝼蛄,亦有十數。不治,二年殺人。

八、蛴螬候

此由恐懼、愁憂、思慮,哭泣不止,余毒變化所生。內動于髒,外發頸項。其根在心。

又方,根在膀胱。初生之時無頭尾,腫如棗核,或移動皮中,使人寒熱心滿;狀似蜂 而深坎,蜂 則高而圓。蛴螬 ,方五寸,更疼痛,日夜令人呻號。三年生孔道,乃有十數;中生蛴螬,乃有百數。不治,五年殺人。

九、雕鳥鶴候

雕鳥鶴 者,初腫如覆手,疼痛,一年生孔道數十處,黃水出;二年化生鶴、水錢道而

十、屍候

人皆有五屍,在人腹內發動,令心腹脹,氣息喘急,沖擊心胸,攻刺脅肋,因而寒熱。

頸掖之下結瘰 ,膿潰成 ,時還沖擊,腹內則脹痛,腰脊攣急是也。

十一、風候

此由風邪經脈,經脈結聚所成;或諸瘡得風,不即瘥,變作其瘡。得風者,是由瘡遇冷,膿汁不盡乃成也。其風在經脈者,初生之時,其狀如腫,有似覆手,搔之則皮脫,赤汁出。乍腫乍減,漸漸生根結實,且附骨間,不知首尾,即潰成 。若至五十日不消不潰,變成石腫,名爲石癰。久久不治,令寒熱,惡氣入腹,絕悶刺心,及咽項悉皆腫。經一年不治

十二、鞠候

腫痛初生癰,如大桃狀,亦如瘤。膿潰爲瘡,不治成石 ,化生鞠,作竅傍行,世呼爲

十三、蜣螂候

此由飲食居處有蜣螂毒瓦斯,入于髒腑,流于經脈所生也。初生之時,其狀如鼠竅直下,腫如覆手而癢,搔痹疼痹。至百日,有十八竅,深三寸,中生蜣螂,乃有一百數。蜣螂成尾,自覆刺人,大如盂升。至三年,殺人。

十四、骨疽候

骨疽 者,或寒熱之氣搏經脈所成,或蟲蛆之氣因飲食入人腑髒所生。以其膿潰,侵食于骨,故名骨疽兼也。初腫後乃破,破而還合,邊傍更生。如是或六七度,中有膿血,至日西痛發,如有針刺。

十五、蚯蚓候

蚯蚓 者,由居處飲食有蚯蚓之氣,或飲食入腹內,流于經脈所生。其根在大腸。其狀

十六、花候

花 者,風濕客于皮膚,與血氣相搏,因而成瘡。風濕氣多,其肉突出,外如花開之狀,世謂之反花瘡。不瘥,生蟲成 ,故謂之花 也。

十七、蠍候

此由飲食居處有蠍蟲毒瓦斯,入于腑髒,流于經脈所生也。或生掖下,或生頸邊,腫起如蠍蟲之形,寒熱而潰成 。久則瘡裏生細蠍蟲也。

十八、蚝候

蚝 者,由飲食居處有蚝蟲毒瓦斯,入腑髒,流于經脈,變化而生。著面頰邊即脫肉結腫,初如蚝蟲之窠,後潰成 ,而蚝生是也。

十九、腦候

腦 ,著頭頸,逐氣上下疼痛,而後腦 。

二十、癰候

癰 者,是癰潰瘡後其不瘥,膿汁不盡,因變生蟲成 ,故爲癰 也。

二十一、橛候

橛 者,其瘡橫闊作頭,狀如杏子形,亦似瘰 。出血是也。

二十二、蟲候

諸 皆有蟲,而此獨以蟲爲名者,是諸瘡初本無蟲,經久不瘥,而變生蟲,故以爲名也。

二十三、石候

石 之狀,初起兩頭如梅李核,堅實,按之強如石而寒熱,熱後潰成 是也。

二十四、蛙候

此由飲食居處有蛙之毒瓦斯,入于腑髒,流于經脈而成 。因服藥,隨小便出物,狀似蛙形是也。

二十五、蝦蟆候

此由飲食有蝦蟆之毒瓦斯,入于腑髒,流于經脈,結腫寒熱,因潰成 。服藥,有物隨小便出,如蝦蟆之狀,故謂之蝦蟆 也。

二十六、蛇候

蛇 者,由居處飲食有蛇毒瓦斯,入于腑髒,流于經脈,寒熱結腫,出處無定,因潰成 。服藥,有物隨小便出,如蛇形狀,謂之蛇 。

二十七、候

者,由居處飲食有 毒瓦斯,入于腑髒,流于經脈所生。初得之時,如棗核許,戾契。或滿百日,或滿周年,走不定一處,成竅而膿汁潰 也。故謂之 。

二十八、赤白候

人有患瘡,色赤白分明,因而成 ,謂之赤白 。

二十九、內候

人有發瘡,色黑有結,內有膿,久乃積生,侵食筋骨,謂之內 。

三十、雀候

此由居處飲食有雀毒瓦斯,入于髒,流于脈,發無定處,腫,因潰成 ,服藥,有物隨小便出,狀如雀HT ,故謂之雀內 。

三十一、膿候

諸 皆有膿汁,此 獨以膿爲名者,是諸瘡久不瘥,成 ,而重爲熱毒瓦斯停積生膿,常不絕,故謂之膿 也。

三十二、冷候

冷 者,亦是謂瘡得風冷,久不瘥,因成 ,膿汁不絕,故爲冷 也。

三十三、久候

久 者,是諸 連滯,經久不瘥,或暫瘥複發,或移易三兩處,更相應通,故爲久 也

三十四、瘰候

此由風邪毒瓦斯客于肌肉,隨虛處而停,結爲瘰 。或如梅、李、棗核等大小,兩三相連在皮間,而時發寒熱是也。久則變膿,潰成 也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。補養宣導,今附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 踞,以兩手從內曲腳中入,據地,曲腳加其上,舉尻。

其可用行氣。愈瘰 、乳痛。

三十五、候

病之狀,陰核腫大,有時小歇,歇時終大于常。勞冷陰雨便發,發則脹大,使人腰背攣急,身體惡寒,骨節沉重。此病由于損腎也。足少陰之經,腎之脈也,其氣下通于陰;陰,宗脈之所聚,積陰之氣也。勞傷舉重,傷于少陰之經,其氣下沖于陰,氣脹不通,故成疾也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正偃臥,直兩手、兩足,念胞所在,令赤如油囊裹丹。除陰下濕、小便難、 、少腹重不便。腹中熱,但口納氣,鼻出之,數十,不須小咽氣。即腹中有熱者,七息已溫熱,咽之十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