癰疽病諸候上(凡一十六論)

一、癰候

癰者,由六腑不和所生也。六腑主表,氣行經絡而浮,若喜怒不測,飲食不節,陰陽不調,則六腑不和。榮衛虛者,腠理則開,寒客于經絡之間,累絡爲寒所折,則榮衛矧留于脈。榮者,血也;衛者,氣也。榮血得寒,則澀而不行,衛氣從之,與寒相搏,亦壅遏不通。

氣者,陽孔,陽氣蘊積,則生于熱,寒熱不散,故聚積成癰。腑氣浮行,主表,故癰浮淺,皮薄以澤。久則熱勝于寒,熱氣蘊積,傷肉而敗肌,故血肉腐壞,化而爲膿。其患在表浮淺,則骨髓不焦枯,腑髒不傷敗,故可治而愈也。

又,少苦消渴,年四十以外,多發癰疽。所以然者,體虛熱而榮衛痞澀故也。有膈痰而渴者,年盛必作黃膽。此由脾胃虛熱故也,年衰亦發癰疽,腑髒虛熱,血氣痞澀故也。

又,腫一寸至二寸,疖也;二寸至五寸,癰也;五寸至一尺,癰疽也;一尺至三尺者,名曰竟體癰,癰成,九竅皆出。諸氣憤郁,不遂志欲者,血氣蓄積,多發此疾。

診其寸口脈,外結者,癰腫。腎脈澀甚,爲大癰。脈滑而數,滑即爲實,數即爲熱,滑即爲榮,數即爲衛。榮衛相逢,則結爲癰;熱之所過,即爲膿也。脈弱而數者,此爲戰寒,必發癰腫。脈浮而數,身體無熱,其形默默,胃中微躁,不知痛所在,此主當發癰腫。脈來細而沉,時直者,身有癰腫。若腹中有伏梁。脈肺肝俱到,即發癰疽;四肢沉重,肺脈多即凡癰疽脈,洪粗難治,脈微澀者易愈。諸浮數之脈,應當發熱,而反洗漸惡寒,若有痛處,當有癰也;此或附骨有膿也。脈弦洪相薄,外急內熱,故欲發癰疖。

凡發癰腫高者,疹源淺;腫下者,疹源深。大熱者,易治;小熱者,難治。初便大痛,傷肌;晚乃大痛,傷骨。諸癰發于節者,不可治也。發于陽者,百日死;發于陰者,四十日死也。

尻太陽脈有腫癰在足心,少陽脈,八日死;發膿血,八十日死。頭陽明脈有腫癰在尻,六日死;發膿血,六十日死。股太陽脈有腫癰在足太陽,七十日死;發膿血,百日死。膊太陽、太陰脈有腫癰在胫,八日死;發膿血,四百日死。足少陽脈有腫癰在脅,八日死,發膿血,六百日死。手陽明脈有腫癰在淵掖,一歲死;發膿血,二歲死。發腫牢如石,走皮中,無根,瘰 也;久久不消,因得他熱乘之,時有發者,亦爲癰也。又,手心主之脈氣發,有腫癰在股胫,六日死;發膿血,六十日死。又有癰在腓腸中,九日死也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五月勿食不成核果及桃、棗,發癰疖。不爾,發寒熱,變爲黃疽,又爲又雲∶人汗入諸食中,食之則作疔瘡、癰、疖等。

二、癰有膿候

此由寒氣搏于肌肉,折于血氣,結聚乃成癰。凡癰經久,不複可消者,若按之都牢堅者,未有膿也;按之半堅半軟者,有膿也。又,以手掩腫上,不熱者,爲無膿;若熱甚者,爲有膿。凡覺有膿,宜急破之;不爾,侵食筋骨也。

三、癰潰後候

此由寒氣客于肌肉,折于血氣,結聚乃成癰。凡癰破潰之後,有逆有順。其眼白睛青黑,而眼小者,一逆也;內藥而嘔者,二逆也;腹痛、渴甚者,三逆也;膊項中不便者,四逆也;音嘶色脫者,五逆也。除此者並爲順也。此五種皆死候。

凡發癰疽,則熱流入內,五髒焦燥者,渴而引飲,兼多取冷,則腸胃受冷而變下利。利則腸胃俱虛,而冷搏于胃,氣逆則變嘔逆;氣不通,遇冷折之,則變哕也。

四、石癰候

石癰者,亦是寒氣客于肌肉,折于血氣,結聚所成。其腫結確實,至牢有根,核皮相親,不甚熱,微痛,熱時自歇。此寒多熱少,堅如石,故謂之石癰也。久久熱氣乘之,乃有膿也。

五、附骨癰腫候

附骨癰,亦由體癰熱而當風取涼,風冷入于肌肉,與熱氣相搏,伏結近骨成癰。其狀無頭,但腫痛而闊,其皮薄澤,謂之附骨癰也。

六、癰虛熱候

此是寒客于經絡,使血氣痞澀,乃結腫成癰。熱氣壅結,則血化爲膿。膿潰癰瘥之後,余熱未盡,而血氣已虛,其人吸吸苦熱, 虛乏,故謂之虛熱。

七、癰煩渴候

癰由寒搏于血,血澀不通,而熱歸之,壅結所成。熱氣不得宣泄,內熏五髒,故煩躁而凡癰腫熱渴引飲,冷氣入腸胃,即變下痢,並變嘔哕。所以然者,本內虛熱,氣逆,故嘔;嘔而氣逆,外冷乘之,氣不通,故哕也。

八、發癰咳嗽候

夫肺主氣,候于皮毛。氣虛腠理受寒,寒客經絡,則血痞澀,熱氣乘之,則結成癰也。

肺氣虛寒,寒複乘肺,肺感于寒則成咳嗽,故發癰而嗽也。

九、癰下利候

此由寒氣客于經絡,折于氣血,壅結不通,結成癰腫。發癰而利者,由內熱而引飲,取冷太過,冷入腸胃,故令下利也。下利不止,則變嘔哕。所以然者,脾與胃合,俱象土;脾候身之肌肉,胃爲水谷之海。脾虛,肌肉受邪;胃虛,則變下利。下利不止,則變嘔哕也。

十、發癰大小便不通候

此由寒客于經絡,寒搏于血,血澀不通,壅結成癰。髒熱不泄,熱入大小腸,故大小便

十一、發癰內虛心驚候

此由體虛受寒,寒客于經絡,血脈痞澀,熱氣蘊積,結聚成癰。結熱不散,熱氣內迫于心,故心虛熱,則驚不定也。

十二、癰腫久不愈汁不絕候

此由寒客于經絡,則血澀不通,與寒相搏,則結成癰腫。熱氣乘之,則血化爲膿。膿潰之後,熱腫乃散,余寒不盡,肌肉未生,故有惡液澳汁,清而色黃不絕也。

十三、癰瘥後重發候

此由寒氣客于經絡,血澀不通,壅結成癰。凡癰膿潰之後,須著排膿藥,令熱毒膿血俱散盡。若有惡肉,亦敷藥食之,則好肉得生,真氣得複。若膿血未盡,猶挾余毒,瘡口便合,當時雖瘥,而後終更發。

十四、久癰候

此由寒氣客于經絡,血澀不通,壅結成癰。發癰之後,熱毒未盡,重有風冷乘之,冷搏于腫,蘊結不消,故經久一瘥一發,久則變成 也。

十五、疽候

疽者,五髒不調所生也。五髒主裏,氣行經絡而沉。若喜怒不測,飲食不節,陰陽不和,則五髒不調。榮衛虛者,腠理則開,寒客經絡之間,經絡爲寒所折,則榮衛稽留于脈。榮者,血也;衛者,氣也。榮血得寒,則澀而不行,衛氣從之,與寒相搏,亦壅遏不通。氣者,陽也,陽氣蘊積,則生于熱,寒熱不散,故積聚成疽。髒氣沉行,主裏,故疽腫深濃,其上皮強如牛領之皮。久則熱勝于寒,熱氣淳盛,蘊結傷肉也。血肉腐壞,化而爲膿,乃至傷骨爛筋,不可治而死也。

又,少苦消渴,年至四十以上,多發癰疽。所以然者,體虛熱而榮際痞澀故也。又有膈痰而渴者,年盛必作黃膽。此由脾胃虛熱故也,年衰亦發癰疽,腑髒虛熱,血氣痞澀故也。

又,腫一寸至二寸,疖也;二寸至五寸,癰也;五寸至一尺,癰疽也;一尺至三尺者,名曰競體癰,癰成九竅皆出。諸氣憤郁,不遂志欲者,血氣蓄積,多發此疾。

診其脈,弦洪相薄,外急內熱,欲發癰疽。脈來細而沉,時直者,身有癰腫。若腹中有伏梁,脈肺肝俱到,即發癰疽;四肢沉重,肺脈多即死。凡癰疽脈,洪粗難治,脈微澀者易愈。諸浮數之脈,應當發熱,而反洗淅惡寒,若有痛處,當有癰也。此或附骨有膿也。

身有五部∶伏菟一,腓二,背三,五髒之俞四,項五。五部有疽者死。

又,疽發于嗌中,名曰猛疽。猛疽不治,化爲膿,膿不瀉,寒咽,半日死。其化作膿,瀉之則已。

發于頸,名曰夭疽,其腫大以赤黑。不急治,則熱氣下入淵掖,前傷任脈,內熏肝肺。

熏肝肺,十余日而死矣。

陽氣大發,消腦留項,名曰腦铄,其色不樂,項痛而刺以針。煩心者,死不可治。

發于膊及 ,名曰疵疽,其狀赤黑,急治之。此令人汗出至足,不害五髒。癰發四五日, KT 之也。

發于掖下,赤堅者,名曰米疽也。堅而不潰者,爲馬刀也。

發于胸,名曰井疽也。其狀如大豆,三四日起,不早治,下入腹中不治,十日死。

發于膺,名曰甘疽。其狀如谷實、瓠瓜,常苦寒熱。急治之,去其寒熱。不治,十歲死,死後出膿。

發于股陽,名曰兌疽。其狀不甚變,而膿附骨,不急治,四十日死。

發于脅,名曰改訾。改訾者,女子之病也。又雲∶癰發女子陰旁,名曰改訾疽。久不治,其中生 肉,如赤小豆麻黍也。

發于尻,名曰兌疽。其狀赤堅大,急治之;不治,四十日死。若發尻尾,名曰兌疽。若不急治,便通洞一身,十日死。

發于股陰,名曰赤弛。不急治之,六日死。在兩股內者,不治,六十日當死。

發于膝,名曰疵疽。其狀大,癰色不變,寒熱而堅,勿石,石之則死。須其色黑柔,乃石之,生也。

發于胫,名曰兔齧疽。其狀赤至骨,急治之;不治,害人也。

發于踝,名曰走緩。色不變。數灸而止其寒熱,不死。

發于足上下,名曰四淫。不急治之,百日死。

發于足傍,名曰疠疽。其狀不大,初從小指發,急治之。其狀黑者,不可消,百日死也發于足趾,名曰脫疽。其狀赤黑,死;不赤黑,不死。治之不衰,急斬去之,活也;不赤疽發額,不瀉,十余日死。其五日可刺也。其膿赤多血,死;未有膿,可治。人年二十五、三十一、六十、九十五,百神皆在額,不可見血,見血者死。

赤疽發,身腫,牢核而身熱,不可以坐,不可以行,不可以屈伸。成膿,刺之即已。

赤疽發胸,可治。

赤疽發髀樞,六月內可治;不治,出歲死。

赤疽發陰股,牢者死,濡者可治。

赤疽發掌中,可治。

赤疽發胫,死不可治。

白疽發膊若肘後,癢,目痛傷精,及身熱多汗,五六處死。

黑疽發腫,居背大骨上,八日可刺也。過時不刺爲骨疽。骨疽膿出不可止者,出碎骨,黑疽發淵掖,死。

黑疽發耳中,如米,此名文疽,死。

黑疽發膊,死。

黑疽發缺盆中,名曰伏癰,死。

黑疽發肘上下,不死可治。

黑疽發腓腸,死。

黑疽發膝膑,牢者死,濡者可治。

黑疽發趺上,牢者死。

倉疽發身,先癢後痛。此故傷寒,寒氣入髒笃,發爲倉疽。九日可治,九十日死。

釘疽發兩膊,此起有所逐,惡血結留內外,榮衛不通,發爲釘疽。三日身腫,痛甚,口噤如痙狀。十一日可刺。不治,二十日死。疽起于肉上,如丁蓋,下有腳至骨,名釘疽鋒疽發背,起心俞若膊 。二十日不瀉,死。其八日可刺也。其色赤黑,膿見青者,死不治。人年六歲、十八、二十四、四十、五十六、六十七、七十二、九十八,神皆在膊,不可見血,見血必死。

陰疽發髀若陰股,始發,腰強,內不能自止,數飲不能多,五日牢痛。如此不治,三歲刺疽發,起肺俞若肝俞,不瀉,一十日死。其八日可刺也。發而赤,其上肉如椒子者,死不可治。人年十九、二十五、三十三、四十九、五十七、六十、七十三、八十一、九十七,神皆在背,不可見血,見血者死。

脈疽發環項,始病,身隨而熱,不欲動, ,或不能食。此有所大畏,恐怖而不精,上氣嗽。其發引耳,不可以動。二十日可刺。如不刺,八十日死。

龍疽發背,起胃俞若腎俞,二十日不瀉,死。九日可刺。其上赤下黑,若青黑者,死;

發血膿者,不死。

首疽發背,發熱八十二日,大熱汗頭,引身盡。如嗽,身熱同同如沸者,皮澤頗腫處淺刺之;不刺,入腹中,二十日死。

俠榮疽發脅,若起兩肘頭,二十五日不瀉,死。其九日可刺。發赤白間,其膿多白而無赤,可治也。人年一十六、二十六、三十二、四十八、五十八、六十四、八十、九十六,神皆在脅,不可見血,見血者死。

勇疽發股,起太陰若伏兔,二十五日不瀉,死。其十日可刺。勇疽發,清膿赤黑,死;

白者,尚可治。人年十一、十五、二十、三十一、三十二、四十六、五十九、六十三、七十五、九十一,神皆在尻尾,不可見血,見血者死。

標叔疽發背,熱同同,耳聾,後六十腫如裹水狀,如此可刺之。但出水,後乃有血,血出即除也。人年五十七、六十五、七十三、八十一、九十七,神皆在背,不可見血,見血者死。

痨疽發足趺若足下,三十日不瀉,死。其十二日可刺。痨疽發赤白膿而不大多,其上癢,赤黑,死不可治。人年十三、二十九、三十五、六十一、七十三、九十三,神皆在足,不可見血,見血者死。

沖疽發在小腹,痛而戰寒熱冒,五日 ,六日而變。可刺之。不刺之,五敦疽發兩手五指頭,若足五指頭,十八日不瀉,死。其四日可刺。其發而黑,癰不甚,疥疽發掖下若兩臂、兩掌中,振寒,熱而嗌幹者,飲多即嘔,煩心 ,或卒胗者,如此可汗,不汗者死。

筋疽發背,俠脊兩邊大筋,其色蒼,八日可刺也。

陳幹疽發臂,三四日痛不可動,五十日身熱而赤,六十日可刺之。如刺之無血,三四蚤疽發手足五指頭,起節色不變,十日之內可刺也。過時不刺,後爲食。癰在掖,三歲死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銅器蓋食,汗入食,食之令人發惡瘡內疽。

又雲∶鲫魚脍合豬肝肺,食之發疽。

又雲∶烏雞肉合鯉魚肉食,發疽。

又雲∶魚腹內有白如膏,合烏雞肉食之,亦發疽也。

又雲∶魚金鰓,食發疽也。

又雲∶已醉,強飽食,不幸發疽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正倚壁,不息行氣,從頭至足止,愈疽。行氣者,鼻內息,五入方一吐,爲一通。滿十二通愈。

又雲∶正坐倚壁,不息行氣,從口趣令氣至頭而止。治疽痹,氣不足。

十六、疽潰後候

此由寒氣客于經絡,折于氣血,血澀不通,乃成疽發。疽潰之後,有逆有順。其眼白睛青黑而眼小者,一逆也;內藥而嘔者,二逆也;腹痛渴甚者,三逆也;膊項中不便者,四逆也;音嘶色脫者,五逆也。除此者並爲順矣。此五種皆死候。

凡發癰疽,則熱流入內,五髒焦燥,渴而引飲,兼多取冷,則腸胃受冷而變下利。利則腸胃俱虛,而冷搏胃氣,氣逆則變嘔。逆氣不通,遇冷折之,則哕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