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惡病諸候(凡十四論)

一、中惡候

中惡者,是人精神衰弱,爲鬼神之氣卒中之也。夫人陰陽順理,榮衛調平,神守則強,邪不幹正。若將攝失宜,精神衰弱,便中鬼毒之氣。其狀∶卒然心腹刺痛,悶亂欲死。

凡卒中惡,腹大而滿者,診其脈,緊大而浮者死,緊細而微者生。

又,中惡吐血數升,脈沉數細者死,浮焱如疾者生。

中惡者瘥後,余勢停滯,發作則變成注。

二、中惡死候

中鬼邪之氣,卒然心腹絞痛悶絕,此是客邪暴盛,陰陽爲之難絕,上下不通,故氣暴厥絕如死;良久,其真氣複,生也。而有乘年之衰,逢月之空,失時之和,謂之三虛;三虛而腑髒衰弱,精神微羸,中之則真氣竭絕,則死。其得瘥者,若余勢停滯,發作則變成注。

三、屍厥候

屍厥者,陰氣逆也。此由陽脈卒下墜,陰脈卒上升,陰陽離居,榮衛不通,真氣厥亂,客邪乘之,其狀如死,猶微有息而不恒,脈尚動而形無知也。聽其耳內,循循有如嘯之聲,而股間暖是也。耳內雖無嘯聲,而脈動者,故當以屍厥治之。

診其寸口脈,沉大而滑,沉即爲實,滑即爲氣,實氣相搏,身溫而汗,此爲入腑,雖卒厥不知人,氣複則自愈也。若唇正青,身冷,此爲入髒,亦卒厥不知人,即死。候其左手關上脈,陰陽俱虛者,足厥陰、足少陽俱虛也,病苦恍惚,屍厥不知人,妄有所見。

四、卒死候

卒死者,由三虛而遇賊風所爲也。三虛,謂乘年之衰,一也;逢月之空,二也;失時之和,三也。人有此三虛,而爲賊風所傷,使陰氣偏竭于內,陽氣阻隔于外,二氣壅閉,故暴絕如死。若腑髒氣未竭者,良久乃蘇。

然亦有挾鬼神之氣而卒死者,皆有頃邪退,乃活也。凡中惡及卒忤,卒然氣絕,其後得蘇。若其邪氣不盡者,停滯心腹,或心腹痛,或身體沉重,不能飲食,而成宿疹,皆變成注。

五、卒忤候

卒忤者,亦名客忤,謂邪客之氣,卒犯忤人精神也。此是鬼厲之毒瓦斯,中惡之類。人有魂魄衰弱者,則爲鬼氣所犯忤,喜于道間門外得之。其狀∶心腹絞痛脹滿,氣沖心胸,或即悶絕,不複識人,肉色變異,腑髒虛竭者,不即治,乃至于死。然其毒瓦斯有輕重,輕者微治而瘥,重者侵克腑髒,雖當時救療,余氣停滯,久後猶發,乃變成注。

六、卒忤死候

犯卒忤,客邪鬼氣卒急傷人,入于腑髒,使陰陽離絕,氣血暴不通流,奄然厥絕如死狀也。良久,陰陽之氣和,乃蘇;若腑髒虛弱者,即死。亦有雖瘥而毒瓦斯不盡,時發,則心腹刺痛,連滯變成注。

七、鬼擊候

鬼擊者,謂鬼厲之氣擊著于人也。得之無漸,卒著如人以刀矛刺狀,胸脅腹內絞急切痛,不可抑按,或吐血,或鼻中出血,或下血。

一名爲鬼排,言鬼排觸于人也。人有氣血虛弱,精魂衰微,忽與鬼神遇相觸突,致爲其所排擊,輕者困而獲免,重者多死。

八、卒魇候

卒魇者,屈也,謂夢裏爲鬼邪之所魇屈。人臥不悟,皆是魂魄外遊,爲他邪所執錄,欲還未得,致成魇也。忌火照,火照則神魂遂不複入,乃至于死。而人有于燈光前魇者,是本由明出,是以不忌火也。

又雲∶人魇,忽然明喚之,魇死不疑。暗喚之好。唯得遠喚,亦不得近而急喚,亦喜失魂魄也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拘魂門,制魄戶,名曰握固法。屈大母指,著四小指內抱之,積習不止,眠時亦不複開,令人不魇魅。

九、魇不寤候

人眠睡,則魂魄外遊,爲鬼邪所魇屈。其精神弱者,魇則久不得寤,乃至氣暴絕。所以須傍人助喚,並以方術治之,乃蘇。

十、自缢死候

人有不得意志者,多生忿恨,往往自缢,以繩物系頸,自懸挂致死,呼爲自缢。若覺早,雖已死,徐徐捧下,其陰陽經絡雖暴壅閉,而髒腑真氣故有未盡,所以猶可救療,故有得活者。若見其懸挂,便忽遽截斷其繩,舊雲則不可救。此言氣已壅閉,繩忽暴斷,其氣雖通,而奔迸運悶故,則氣不能還,即不得複生。

又雲∶自缢死,旦至暮,雖已冷,必可治;暮至旦,則難治。此謂其晝則陽盛,其氣易通;夜則陰盛,其氣難通。

又雲∶夏則夜短,又熱,則易活。

又雲∶氣雖已斷,而心微溫者,一日以上,猶可活也。

十一、溺死候

人爲水所沒溺,水從孔竅入,灌注腑髒,其氣壅閉,故死。若早拯救得出,即泄瀝其水,令氣血得通,便得活。

又雲∶經半日及一日,猶可活;氣若已絕,心上暖,亦可活。

十二、中熱候

夏月炎熱,人冒涉途路,熱毒入內,與五髒相並,客邪熾盛,或郁瘀不宣,致陰氣卒絕,陽氣暴壅,經絡不通,故奄然悶絕,謂之 。然此乃外邪所擊,真髒未壞,若便遇治救,氣宣則蘇。

夫熱 不可得冷,得冷便死,此謂外卒以冷觸其熱,蘊積于內,不得宣發故也。

十三、冒熱困乏候

人盛暑之時,觸冒大熱,熱毒瓦斯入髒腑,則令人煩悶郁冒,至于困乏也。

十四、凍死候

人有在于途路,逢淒風苦雨,繁霜大雪,衣服沾濡,冷氣入髒,致令陰氣閉于內,陽氣絕于外,榮衛結澀,不複流通,故致噤絕而死。若早得救療,血溫氣通則生。

又雲∶凍死一日猶可治,過此則不可治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