癖病諸候(凡十一論)

一、癖候

夫五髒調和,則榮衛氣理,榮衛氣理,則津液通流,雖複多飲水漿,不能爲病。若攝養乖方,則三焦痞隔。三焦痞隔,則腸胃不能宣行,因飲水漿過多,便令停滯不散,更遇寒氣,積聚而成癖。癖者,謂僻側在于兩脅之間,有時而痛是也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》雲∶臥覺,勿飲水更眠,令人作水癖。

又雲∶飲水勿急咽,久成水癖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舉兩膝,夾兩頰邊,兩手據地蹲坐,故久行之,愈伏梁。伏梁者,宿食不消成癖,腹中如杯如盤。宿癰者,宿水宿氣癖數生癰。久行,腸化爲筋,骨變爲

二、久癖候

久癖,謂因飲水過多,水氣壅滯,遇寒熱氣相搏,便成癖。在于兩肋下,經久不瘥,乃結聚成形,弦亘而起,按之乃水鳴,積有歲年,故雲久癖。

三、癖結候

此由飲水聚停不散,複因飲食相搏,致使結積在于脅下,時有弦亘起,或脹痛,或喘息脈緊實者,癖結也。

四、癖食不消候

此由飲水結聚在于膀胱,遇冷熱氣相搏,因而作癖。癖者,冷氣也。冷氣久乘于脾,脾得濕冷,則不能消谷,故令食不消。使人羸瘦不能食,時泄利,腹內痛,氣力乏弱,顔色黧黑是也。

關脈細微而絕者,腹內有癖,不能食也。

五、寒癖候

寒癖之爲病,是水飲停積,肋下弦強是也。因遇寒即痛,所以謂之寒癖。

脈弦而大者,寒癖也。

六、飲癖候

飲癖者,由飲水過多,在于脅下不散,又遇冷氣相觸而痛,即呼爲飲癖也。其狀∶脅下弦急,時有水聲。

七、痰癖候

痰癖者,由飲水未散,在于胸腑之間,因遇寒熱之氣相搏,沉滯而成痰也。痰又停聚流移于脅肋之間,有時而痛,即謂之痰癖。

八、懸癖候

懸癖者,謂癖氣在脅肋之間,弦亘而起,咳唾則引脅下懸痛,所以謂之懸癖。

九、酒癖候

夫酒癖者,因大飲酒後,渴而引飲無度,酒與飲俱不散,停滯在于脅肋下,結聚成癖,時時而痛,因即呼爲酒癖。其狀∶脅下弦急而痛。

十、酒癖宿食不消候

此由飲酒多食魚脍之類,腹內痞滿,因而成渴,渴又飲水,水氣與食結聚,兼遇寒氣相加,所以成癖。癖氣停聚,乘于脾胃,脾胃得癖氣不能消化,故令宿食不消。腹內脹滿,噫氣酸臭,吞酸,氣急,所以謂之酒癖宿食不消也。

十一、飲酒人瘀癖菹痰候

夫飲酒人大渴,渴而飲水,水與酒停聚胸膈之上,蘊積不散而成癖也。則令嘔吐宿水,色如菹汁、小豆汁之類,酸苦者,故謂之酒癖菹痰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