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腹痛病諸候(凡七論)

一、心腹痛候

心腹痛者,由腑髒虛弱,風寒客于其間故也。邪氣發作,與正氣相擊,上沖于心則心痛,下攻于腹則腹痛,上下相攻,故心腹絞痛,氣不得息。

診其脈,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脈,手厥陰經也,沉者爲陰,陰虛者,病苦心腹痛,難以言,心如寒狀,心腹 痛,不得息。脈細小者生,大堅疾者死。心腹痛,脈沉細小者生,浮大而疾者死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行大道,常度日月星辰。清淨以雞鳴,安身臥,嗽口三咽之。

調五髒,殺蠱蟲,治心腹痛,令人長生。

二、久心腹痛候

久心腹痛者,由寒客于腑髒之間,與血氣相搏,隨氣上下,攻擊心腹,絞結而痛。髒氣虛,邪氣盛,停積成疹,發作有時,爲久心腹痛也。然心腹久痛,冷氣結聚,連年積歲,日月過深,變爲寒疝。

三、心腹相引痛候

心腹相引痛者,足太陰之經與絡俱虛,爲寒冷邪氣所乘故也。足太陰是脾之脈,起于足大指之端,上循屬脾,絡胃;其支脈,複從胃別上注心。經入于胃,絡注于心。此二脈俱虛,爲邪所乘,正氣與邪氣交爭,在于經則胃脘急痛,在于絡則心下急痛。經絡之氣往來,邪正相擊,在于其間,所以心腹相引痛也。

太陰厥逆, 急攣,心腹引于腹也。

四、心腹脹候

心腹脹者,髒虛而邪氣客之,乘于心脾故也。足太陰脾之經也,脾虛則脹;足少陰腎之經也,其脈起于足小指之下,循行上絡膀胱,其直者,從腎上入肺;其支者,從肺出絡于心。髒虛,邪氣客于二經,與正氣相搏,積聚在內,氣並于脾,脾虛則脹,故令心腹煩滿,氣急而脹也。

診其脈,遲而滑者,脹滿也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伸右胫,屈左膝,內壓之,五息。引脾,去心腹寒熱,胸臆邪脹。根據經爲之,引脾中熱氣出,去心腹中寒熱,胸臆中邪氣脹滿。久行,無有寒熱、時節之所中傷,名爲真人之方。

五、久心腹脹候

久心腹脹者,由腑髒不調,寒氣乘之,入並于心脾,脾虛則脹,停積成疹,有時發動,故爲久也。久脹不已,脾虛寒氣積,胃氣亦冷。脾與胃爲表裏也,此則腑髒俱冷,令飲食不消;若寒移入大腸,則變下痢。

六、胸脅痛候

胸脅痛者,由膽與肝及腎之支脈虛,爲寒氣所乘故也。足少陽膽之經也,其支脈從目兌貫目,下行至胸,循脅裏。足厥陰肝之經也,其脈起足大指叢毛,上循入腹,貫膈,布脅肋。足少陰腎之經也,其支脈從肺出,絡心,注胸中。此三經之支脈,並循行胸脅,邪氣乘于胸脅,故傷其經脈。邪氣之與正氣交擊,故令胸脅相引而急痛也。

診其寸口脈弦而滑,弦即爲痛,滑即爲實;痛即爲急,實即爲躍。弦滑相搏,即胸脅搶息痛也。

七、卒苦煩滿叉胸脅痛欲死候

此由手少陽之絡脈虛,爲風邪所乘故也。手少陽之脈,起小指次指之端,上循入缺盆,布中,散絡心包。風邪在其經,邪氣迫于心絡,心氣不得宣暢,故煩滿;乍上攻于胸,或下引于脅,故煩滿而叉胸脅痛也。若經久,邪氣留連,搏于髒則成積,搏于腑則成聚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