瘧病諸候(凡十四論)

一、瘧病候

夏日傷暑,秋必病瘧。瘧之發以時者,此是邪客于風府,循膂而下。衛氣一日一夜常大會于風府,其明日日下一節,故其作也晏。此先客于脊背也,每至于風府則腠理開,腠理開則邪氣入,邪氣入則病作,此所以日作常晏也。衛氣之行風府,日下一節,二十一日下至尾,二十二日入脊內,注于伏沖之脈,其氣上行九日出于缺盆之中,其氣既上,故其病稍早發。其間日發者,由邪氣內薄五髒,橫連募原,其道遠,其氣深,其行遲,不能日作,故間日蓄積乃作。夫衛氣每至于風府,腠理而開,開則邪入焉。其衛氣日下一節,其氣之發也,不當風府,其日作者奈何?然風府無常,衛氣之所應,必開其腠理,邪氣之所舍,則其病已風之與瘧也,相與同類,而風獨常在也,而瘧特以時休何也?由風氣留其處,瘧氣隨經絡沉以內薄,故衛氣應乃作。陽當陷而不陷,陰當升而不升,爲邪所中,陽遇邪則卷,陰遇邪則緊,卷則惡寒,緊則爲栗,寒栗相搏,故名瘧。弱乃發熱,浮乃汗出,旦中旦發,暮中暮發。夫瘧,其人形瘦,皮必栗。

病瘧,以月一日發,當以十五日愈。設不愈,月盡解。

足太陽瘧,令人腰痛頭重,寒從背起,先寒後熱,渴,渴止汗出,難已,刺 中出血。

足少陽瘧,令人身體解倦,寒不甚,熱不甚,惡見人,見人心惕惕,然熱多汗出甚,刺足少陽。

足陽明瘧,令人先寒,灑淅灑淅,寒甚久乃熱,熱去汗出,喜見日光火氣乃快然,刺足陽明腳跗上。

足太陰瘧,令人不樂,好太息,不嗜食,多寒熱汗出,病至則善嘔,嘔已乃衰,即取之。

足少陰瘧,令人吐嘔甚,久寒熱,熱多寒少,欲閉戶而處,其病難止。

足厥陰瘧,令人腰痛,少腹滿,小便不利,如癃狀非癃也,數小便,意恐懼,氣不足,腸中悒悒,刺足厥陰。

肺瘧者,令人心寒,寒甚熱間,善驚,如有所見者,刺手太陰、陽明。

心瘧者,令人煩心甚,欲得清水及寒多,寒不甚,熱甚,刺手少陰。

肝瘧,令人色蒼蒼然,太息,其狀若死者,刺足厥陰見血。

脾瘧者,令人疾寒,腹中痛,熱則腸中鳴,鳴已汗出,刺足太陰。

腎瘧,令人灑灑,腰脊痛宛轉,大便難,目眩 然,手足寒,刺足太陽、少陰。

胃瘧,令人且病也。善饑而不能食,食而支滿腹大,刺足陽明、太陰橫脈出血。

肺病爲瘧者,乍來乍去,令人心寒,寒甚則熱發,善驚,如有所見,此肺瘧證也。若人本來語聲雄,恍惚爾不亮,拖氣用力,方得出言,而反于常人,呼共語,直視不應,雖曰未病,勢當不久。此即肺病聲之候也。察病觀疾,表裏相應,根據源審治,乃不失也。

心病爲瘧者,令人心煩,其病欲飲清水多,寒少熱甚。若人本來心性和雅,而急卒反于常倫,或言未竟便住,以手剔腳爪,此久必死,禍雖未及,呼曰行屍。此心病聲之候也,虛則補之,實則瀉之,不可治者,明而察之。

肝病爲瘧者,令人色蒼蒼然,氣息喘悶,戰掉,狀如死者。若人本來少于悲恚,忽爾嗔怒,出言反常,乍寬乍急,言未竟,以手向眼,如有所思,若不即病,禍必至矣。此肝病聲之候也,其人若虛,則爲寒風所傷;若實,則爲熱氣所損。陽則瀉之,陰則補之。

脾病爲瘧者,令人寒則腹中痛,熱則腸中鳴,鳴已汗出。若其人本來少于喜怒,而忽反常, 喜無度,正言鼻笑,不答于人,此是脾病聲之候也。不盈旬月,禍必至也。

腎病爲瘧者,令人淒淒然,腰脊痛而宛轉,大便澀,自掉不定,手足而寒。若人本來不喜不怒,忽然謇而好 怒,反于常性,此腎已傷,雖未發覺,是其候也。見人未言而前開口笑,還閉口不聲,舉手閘極腹,此是腎病聲之候。虛實表裏,浮沉清濁,宜以察之,逐以治之。

夫瘧脈者自弦,弦數多熱,弦遲多寒。弦小緊者,可下之;弦遲者,溫藥已∶脈數而緊者,可發其汗,宜針灸之;脈浮大者,不可針灸,可吐之。

凡瘧先發如食傾,乃可以治之,過之則失時。

二、溫瘧候

夫溫瘧與寒瘧安舍?溫瘧者,得之冬中于風寒,寒氣藏于骨髓之中,至春則陽氣大發,邪氣不能出,因遇大暑,腦髓爍,脈肉消釋,腠理發泄,因有所用力,邪氣與汗偕出。此病藏于腎,其氣先從內出之于外,如此則陰虛而陽盛,則熱。衰則氣複反入,入則陽虛,陽虛則寒矣。故先熱而後寒,名曰溫瘧。

瘧先寒而後熱,此由夏傷于大暑,汗大出,腠理開發,因遇夏氣淒滄之水寒,寒之藏于腠理皮膚之中,秋傷于風,則病盛矣。夫寒者,陰氣也;風者,陽氣也。先傷于寒而後傷于風,故先寒而後熱,病以時作,名曰寒瘧。先傷于風而後傷于寒,故先熱而後寒,亦以時作,名曰溫瘧。

夫病瘧六七日,但見熱者,溫瘧矣。

三、瘧候

夫 瘧者,夏傷于暑也。其病秋則寒甚,冬則寒輕,春則惡風,夏則多汗者,然其蓄作有時。以瘧之始發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栗鼓颔,腰脊痛,寒去則外內皆熱,頭痛而渴欲飲,何氣使然?此陰陽上下交爭,虛實更作,陰陽相移也。陽並于陰,則陰實陽虛,陽明虛則寒栗鼓颔;巨陽虛則腰背頭項痛;三陽俱虛,則陰氣勝,陰氣勝則骨寒而痛,寒生于內,故中外皆寒。陽盛則外熱,陰虛則內熱,內外皆熱,則喘而渴欲飲。此得之夏傷于暑,熱氣盛,藏之于皮膚之間,腸胃之外,此榮氣之所舍。此令汗出空疏,腠理開,因得秋氣,汗出遇風乃得之,及以浴,水氣舍于皮膚之內,與衛氣並居。衛氣者,晝日行陽,夜行于陰,此氣得陽如外出,得陰如內搏,內外相搏,是以日作。

其間日而作者,謂其氣之舍深,內搏于陰,陽氣獨發,陰邪內著,陰與陽爭不得出,是以間日而作。

四、間日瘧候

此由邪氣與衛氣俱行于風府,而有時相失不相得,故邪氣內搏五髒,則道遠氣深,故其行遲,不能與衛氣偕出,是以間日而作也。

五、風瘧候

夫瘧皆生于風。風者,陽氣也,陽主熱,故衛氣每至于風府,則腠理開,開則邪入,邪入則病作。先傷于風,故發熱而後寒栗。

六、瘅瘧候

夫瘅瘧者,肺素有熱,氣盛于身,厥逆上沖,中氣實而不外泄,因有所用力,腠理開,風寒舍于皮膚之內,分肉之間而發。發則陽氣盛,陽氣盛而不衰則病矣。其氣不及之陰,故但熱而不寒,熱氣內藏于心,而外舍分肉之間,令人消铄脫肉,故命曰瘅瘧。其狀,但熱不寒,陰氣先絕,陽氣獨發,則少氣煩惋,手足熱而嘔也。

七、山瘴瘧候

此病生于嶺南,帶山瘴之氣。其狀,發寒熱,休作有時,皆由山溪源嶺嶂濕毒瓦斯故也。

其病重于傷暑之瘧。

八、痰實瘧候

痰實瘧者,謂患人胸膈先有停痰結實,因成瘧病,則令人心下脹滿,氣逆煩嘔也。

九、寒熱瘧候

夫瘧者,風寒之氣也。邪並于陰則寒,並于陽則熱,故發作皆寒熱也。

十、往來寒熱瘧候

此由寒氣並于陰則發寒,風氣並于陽則發熱,陰陽二氣更實更虛,故寒熱更往來也。

十一、寒瘧候

此由陰陽相並,陽虛則陰勝,陰勝則寒。寒發于內而並于外,所以內外俱寒,故病發但戰栗而鼓颔頤也。

十二、勞瘧候

凡瘧積久不瘥者,則表裏俱虛,客邪未散,真氣不複,故疾雖暫間,小勞便發。

十三、發作無時瘧候

夫衛氣一日一夜大會于風府,則腠理開,腠理開則邪入,邪入則病作。當其時,陰陽相並,隨其所勝,故生寒熱,故動作皆有早晏者。若腑髒受邪,內外失守,邪氣妄行,所以休作無時也。

十四、久瘧候

夫瘧,皆由傷暑及傷風所爲,熱盛之時,發汗吐下過度,腑髒空虛,榮衛傷損,邪氣伏藏,所以引日不瘥,仍故休作也。夫瘧歲歲發,至三歲發,連月發不解,脅下有痞,治之不得攻其痞,但得虛其津液。先其時發其汗,服湯已,先小寒者,引衣自溫覆汗出,小便自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