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氣病諸候(凡四十三論)

一、時氣候

時行病者,是春時應暖而反寒,夏時應熱而反冷,秋時應涼而反熱,冬時應寒而反溫,此非其時而有其氣,是以一歲之中,病無長少,率相似者,此則時行之氣也。從立春節後,其中無。暴大寒,不冰雪,而人有壯熱爲病者,此則屬春時陽氣,發于冬時,伏寒變爲溫病也。從春分以後至秋分節前,天有暴寒者,皆爲時行寒疫也。一名時行傷寒。此是節後有寒傷于人,非觸冒之過也。若三月、四月有暴寒,其時陽氣尚弱,爲寒所折,病熱猶小輕也;

五月、六月陽氣已盛,爲寒所折,病熱則重也;七月、八月陽氣已衰,爲寒所折,病熱亦小微也。其病與溫及暑病相似,但治有殊耳。

然得時病,一日在皮毛,當摩膏火炙愈。不解者,二日在膚,法針,服行解散汗出愈。

不解,三日在肌,複發汗,若大汗即愈;不解,止勿複發汗也。四日在胸,服藜蘆丸微吐愈;若病固,藜蘆丸不吐者,服赤豆瓜蒂散,吐已解,視病者尚未了了者,複一法針之當解。

不愈者,六日熱已入胃,乃與雞子湯下之愈。百無不如意,但當谛視節度與病耳。

食不消病,亦如時行病,俱發熱頭痛。食病,當速下之;時行病,當待六七日下之。

時行病始得,一日在皮,二日在膚,三日在肌,四日在胸,五日入胃,入胃乃可下也。

熱在胃外而下之,熱承虛便入胃,然病要當複下之。不得下,胃中余熱致此爲病,二死一生。此輩不愈,胃虛熱入胃爛。微者赤斑出,五死一生;劇者黑斑出,十死一生。病患有強弱相倍也。

若得病無熱,但狂言煩躁不安,精神語言與人不相主當者,勿以火迫,但以豬苓散一方寸匕,水和服之,當以新汲井水,強令飲一升,若升半水,可至二升益佳,以指刺喉中吐之,隨手愈。不時吐者,此病皆多不瘥,勿以余藥治也。不相主當必危。若此病不時以豬苓散吐解之者,其殆速死。亦可先以法針之,尤佳。以病者過日,不以時下之,熱不得泄,亦胃爛矣。其湯熨針石,別有正方,補養宣導,今附于後。

《養生方·導引法》雲∶清旦初起,以左右手交互從頭上挽兩耳,舉,又引鬓發,即面氣流通,令頭不白,耳不聾。

又,摩手掌令熱,以摩面從上下二七止。去 氣,令面有光。

又,摩手令熱,摩身體從上至下名曰幹浴。令人勝風寒時氣,寒熱頭痛,百病皆愈。

二、時氣一日候

時氣病一日,太陽受病,太陽爲三陽之首,主于頭項,故得病一日,頭項腰脊痛。

三、時氣二日候

時氣病二日,陽明受病。陽明主于肌肉,其脈絡鼻入目,故得病二日,肉熱,鼻幹不得眠。夫諸陽在表,始受病,故可摩膏火炙,發汗而愈。

四、時氣三日候

時氣病三日,少陽受病。少陽脈循于脅,上于頸耳,故得病三日,胸脅熱而耳聾也。三陽經絡始相傳病,未入于髒,故可汗而愈。

五、時氣四日候

時氣病四日,太陰受病。太陰爲三陰之首。三日以後,諸陽受病訖,即傳之于陰。太陰之脈,絡于脾,主于喉嗌,故得病四日,腹滿而嗌幹。其病在胸膈,故可吐而愈也。

六、時氣五日候

時氣病五日,少陰受病。少陰脈貫腎絡肺系于舌,故得病五日,口熱舌幹而引飲。其病在腹,故可下而愈。

七、時氣六日候

時氣病六日,厥陰受病。厥陰脈循陰器絡于肝,故得病六日,煩滿而陰縮。此爲三陰三陽俱受病,毒瓦斯入于腸胃,故可下而愈。

八、時氣七日候

時氣病七日,法當小愈,所以然者,陰陽諸經傳病竟故也。今病不除者,欲爲再經病也。再經病者,謂經絡重受病也。

九、時氣八九日以上候

時氣病八、九日以上不解者,或者諸經絡重受于病;或已發汗、吐、下之後,毒瓦斯未盡,所以病不能除;或一經受病,未即相傳,致使停滯累日,病證不改者,故皆當察其證候而

十、時氣取吐候

夫得病四日,毒在胸膈,故宜取吐。有得病二、三日,便心胸煩滿,此爲毒瓦斯已入。或有五、六日以上,毒瓦斯猶在上焦者,其人有痰實故也,所以複宜取吐也。

十一、時氣煩候

夫時氣病,陰氣少,陽氣多,故身熱而煩。其毒瓦斯在于心而煩者,則令人悶而欲嘔;若其人胃內有燥糞而煩者,則謬語,時繞臍痛,腹爲之滿,皆當察其證候也。

十二、時氣狂言候

夫病甚則棄衣而走,登高而歌,或至不食數日,逾垣上屋,所上,非其素時所能也,病反能者,皆陰陽爭而外並于陽。四肢者,諸陽之本也。邪盛則四肢實,實則能登高而歌;熱盛于身,故棄衣而走;陽盛故妄言罵詈,不避親戚。大熱遍身,狂言而妄見妄聞之。

十三、時氣嘔候

胃家有熱,谷氣入胃,與熱相並,氣逆則嘔。或吐、下後,飲水多,胃虛冷,亦爲嘔也

十四、時氣幹嘔候

熱氣在于脾胃,或發汗解後,或大下之後,胃內不和,尚有蓄熱,熱氣上熏,故心煩而

十五、時氣哕候

伏熱在胃,令人胸滿,胸滿則氣逆,氣逆則哕。若大下後,胃氣虛冷,亦令致哕也。

十六、時氣嗽候

熱邪客于肺,上焦有熱,其人必飲水,水停心下,則上乘于肺,故上氣而嗽也。

十七、時氣渴候

熱氣入于腎髒,腎惡燥,熱氣盛,則腎燥,腎燥故渴而引飲也。

十八、時氣衄血候

時氣衄血者,五髒熱結所爲。心主于血,邪熱中于手少陰之經,客于足陽明之絡,故衄血也。衄者,血從鼻出也。

十九、時氣吐血候

諸陽受病,不發其汗,熱毒入深,結在五髒,內有瘀血積,故令吐血也。

二十、時氣口瘡候

發汗下後,表裏俱虛,而毒瓦斯未盡,熏于上焦,故喉口生瘡也。

二十一、時氣喉咽痛候

陰陽隔絕,邪客于足少陰之絡,毒瓦斯上熏,攻于咽候,故痛或生瘡也。

二十二、時氣發斑候

夫熱病在表,已發汗未解,或吐、下後,熱毒瓦斯不散,煩躁謬言語,此爲表虛裏實,熱氣躁于外,故身體發斑如錦文。凡發斑不可用發表藥,令瘡開泄,更增斑爛,表虛故也。

二十三、時氣毒攻眼候

肝開竅于目,肝氣虛,熱毒乘虛上沖于目,故赤痛,或生翳、赤白膜、 肉及瘡也。

二十四、時氣毒攻手足候

熱毒瓦斯從髒腑出,攻于手足,手足則 熱赤腫疼痛也。人五髒六腑井荥俞,皆出于手足指,故此毒從內而出也。

二十五、時氣瘡候

夫表虛裏實,熱毒內盛,則多發 瘡。重者周匝遍身,其狀如火瘡。若根赤頭白者,則毒輕;若色紫黑則毒重。其瘡形如 豆,亦名 豆瘡。

二十六、時氣瘙瘡候

夫病新瘥,血氣未複,皮膚尚虛疏,而觸冒風日,則遍體起細瘡,瘙癢如癬疥狀,名爲

二十七、時氣候

毒瓦斯結在腹內,谷氣衰,毒瓦斯盛,三蟲動作,食人五髒,多令泄利,下部瘡癢。若下唇內生瘡,但欲寐者,此蟲食下部也,重者肛爛,見五髒也。

二十八、時氣熱利候

此由熱氣在于腸胃,挾毒則下黃赤汁也。

二十九、時氣膿血利候

此由熱毒傷于腸胃,故下膿血如魚腦,或如爛肉汁,壯熱而腹 痛,此濕毒瓦斯所爲也。

三十、時氣利候

夫熱蓄在髒,多令人下利。若毒瓦斯盛,則變膿血,因而成 。 者,蟲食人五髒及下部也。若食下部,則令谷道生瘡而下利,名爲 利;若但生瘡而不利者,爲 也。

三十一、時氣大便不通候

此由脾胃有熱,發汗太過,則津液竭,津液竭,則胃幹,結熱在內,大便不通也。

三十二、時氣小便不通候

此由汗後津液虛少,其人小腸有伏熱,故小便不通也。

三十三、時氣陰陽毒候

此謂陰陽二氣偏虛,則受于毒。若病身重腰脊痛,煩悶,面赤斑出,咽喉痛,或下利狂走,此爲陽毒。若身重背強,短氣嘔逆,唇青面黑,四肢逆冷,爲陰毒。或得病數日,變成毒者;或初得病,便有毒者,皆宜根據證急治。失候則殺人。

三十四、時氣變成黃候

夫時氣病,濕毒瓦斯盛,蓄于脾胃,脾胃有熱,則新谷郁蒸,不能消化,大小便結澀,故令身面變黃,或如橘柚,或如桃枝色。

三十五、時氣變成瘧候

病後邪氣未散,陰陽尚虛,因爲勞事,致二氣交爭,陰勝則發寒,陽勝則發熱,故令寒熱往來,有時休作而成瘧。

三十六、時氣敗候

此謂病後余毒未盡,形證變轉,久而不瘥,陰陽無複綱紀,名爲敗病。

三十七、時氣勞複候

夫病新瘥者,血氣尚虛,津液未複,因即勞動,更成病焉。若言語思慮則勞于神,梳頭澡洗則勞于力,未堪勞而強勞之,則生熱,熱氣還經絡,複爲病者,名曰勞複。

三十八、時氣食複候

夫病新瘥者,脾胃尚虛,谷氣未複,若即食肥肉、魚 、餅餌、棗、栗之屬,則未能消化,停積在于腸胃,使脹滿結實,因更發熱,複爲病者,名曰食複也。

三十九、時氣病瘥後交接勞複候

夫病新瘥者,陰陽二氣未和,早合房室,則令人陰腫入腹,腹內 痛,名爲交接勞複。

四十、時氣病後陰陽易候

陰陽易病者,是男子、婦人時氣病新瘥未平複,而與之交接得病者,名陰陽易也。其男子病新瘥未平複,而婦人與之交接得病者,名曰陽易。其婦人得病新瘥未平複,而男子與之交接得病者,名曰陰易。若二男二女,並不相易。所以呼爲易者,陰陽相感動,其毒度著于人,如換易也。其病之狀,身體熱沖胸,頭重不能舉,眼中生眵,四肢拘急,小腹 痛,手足拳,皆即死。其亦有不即死者,病苦小腹裏急,熱氣上沖胸,頭重不欲舉,百節解離,經脈緩弱,氣血虛,骨髓竭,便恍恍吸吸,氣力轉少,著床不能搖動,起居仰人,或引歲月方死。

四十一、時氣病後虛羸候

夫人榮衛先虛,複爲邪熱所中,發汗、吐、下之後,經絡損傷,陰陽竭絕,虛邪始散,真氣尚少,五髒猶虛,谷神未複,無津液以榮養,故虛羸而生衆病焉。

四十二、時氣陰莖腫候

此由腎髒虛所致。腎氣通于陰,今腎爲熱邪所傷,毒瓦斯下流,故令陰腫。

四十三、時氣令不相染易候

夫時氣病者,此皆因歲時不和,溫涼失節,人感乖戾之氣而生病者,多相染易,故預服藥及爲方法以防之。